44.(0) 7851983362

留英资讯

今年英国高校招生—无辜者承担分数膨胀的代价!

July 21,2021

去年的A- Level 成绩本来规定的是由老师评估,然后教育部门再用algorithm计算程序运算的方式平衡后公布。计算程序运算结合了每个学校历次的考试成绩,得出一个大概的平均值,所以每个学校的考试结果与往年相差不大。不料通过计算程序运算平衡后的最后成绩遭到了学生和家长的一致反对,原因是上一年级的差生会影响这一年的优等生的成绩。比如上一年如果100人参加数学考试,15人获得A*,而这一年数学成绩优秀的学生比上一年多,如果按照正常程序参加考试,可能会有20人获得A*,但通过计算程序运算平衡后的最后成绩大概只会有15人左右获得A*,获得B,C,D的成绩人数也以此类推,所以说,对学生个人而言会产生不公平。可想而知,在英国这样的社会,学生上街游行,家长忙着找打官司的结果是政府改变政策,完全依靠老师的评估分数作为去年最后的A- Level成绩。


大家都知道,老师的评估通常是按预期能达到的最好成绩来判定,学生在实际考试中会由于紧张或考试时身体不适而不能正常发挥,导致考不出最好的成绩。完全采用老师评估的成绩的结果是:分数膨胀。


去年 A-level 评分的混乱使秋天招收的大学生比预期的要多,因此今年的精英大学在招生方面变得越来越严格。


《泰晤士报》的一项分析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学生获得精英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可能性更小。截止到今年 6 月 30 日,排名最前的精英大学申请人中只有三分之二以上获得了录取,而去年同期几乎是四分之三。


与去年相比,要求最低入学成绩的大学录取的申请人比例更高,而排名中间的大学的数字大致相同。


“高分数“大学(“high-tariff” universities – 即英国名列前三分之一的大学)去年受到了激增的冲击,并且向如果实际考试分数会较低的候选人提供了录取通知,这是五年来英国精英大学首次降低标准,英国精英不希望重复去年的历史。比如名额从未增加的剑桥大学去年特地加了班次。剑桥大学表示,即使今年面试和统考成绩都达到标准的学生也有可能被拒绝。


虽然今年实际offer(录取)的数量仍然高于去年,但并没有跟上候选人增多的步伐。今年的总申请人数达到了破纪录的 300 万——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 166,830 --录取通知书增加了 56,420,达到近 200 万。


去年,大学不得不为数千名意外获得第一选择所需的 A-level 成绩的学生寻找额外的名额。


去年考试成绩下来后的几天,这种降低数千个学生成绩的算法在强烈抗议后被废弃。这意味着 A - Level考试获得 A 或 A* 的比例从算法下的 27.6% 上升到没有算法的 38.1%。


许多大学突然有了更多符合要求的申请人。他们被允许取消人数上限,有些还鼓励学生推迟到今年上学,并为此提供了奖励。


今年的考试再次被取消,成绩将由教师评分,由监管机构Ofqual进行审核。有近一百万份大学申请(957,300 份)尚未转换为录取通知书,而去年为 846,890 份。


不难理解,在教育机构面临压力的情况下,鉴于去年的经验,罗素集团大学由于考试结果的不确定性而持谨慎态度。申请量增加了很多,但获得录取的概率下降了。大学确实增加了录取名额,但没有与申请人数的增加同步。


UCAS数据细分了高、中、低大学的申请和录取通知,并根据该地区以前上过大学的人数,按邮政编码将学生分成五种情况(或五分之一来统计)。


数据显示,总体而言,去年这个时候,精英大学录取了 73.4% 的申请人,而今年这一比例为 68.5%。最富有的五分之一学生的录取率从 75.7% 下降到 70.2%,而最贫困的五分之一学生的录取率从 70.2% 下降到 67.7%。中等排名大学的录取率几乎没有变化,从 82.7% 下降到 82.4%。对于要求最低的大学,录取率从 84.4% 增加到 86.2%。


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所长尼克.希尔曼说:“如果你是一所择优录取的教育机构,在教授国内本科生方面要亏损,或者处于难以进一步扩张招生名额的处境,那么你可能不得不在 2021 年谨慎行事。”换句话说,砍掉英国国内本科生的数量,大量招收学费更高的海外学生才是弥补资金不足的方法。对于来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来说,实际上是进入名牌大学的绝佳机会。


罗素集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看到强劲的需求是好事:“精英大学通过增加对来自各种背景的英国18 岁学生(笔者注:在英国当前的政治气候中应理解为少数族裔或父母都没有上过大学的相对贫穷的学生)的录取,特别是录取来自最贫困地区的学生来应对这种需求的增长。然而,在录取时,大学考虑申请者潜在的能力也是正确的,尤其是在政府设定数量上限的医学等学科中,以确保他们能够提供学生期望的高质量教育。”


英国卓越的学术地位不是考照顾所谓有“各种背景的学生”而取得的。不管当初制定政策的初衷和愿望多么崇高,现实是要竞争就得择优录取,靠政策照顾是对其他学生的不公平。


在分数膨胀的背景下,今年学生的成绩实际上会被压低,取得 A* 的成绩可能比去年更难了。


上内容均为原创,未经我司同意任何机构不得随意转载。